靳宏伟:收藏中国当代摄影走两个极端

华人摄影收藏家靳宏伟因展览《原作100:靳宏伟藏20世纪西方摄影大师作品》而广为人知。不久前“得色影汇”举办了《原作100 给我们留下了什么》小型研讨会,靳宏伟作为主角之一也亲临现场。大多数时候,靳宏伟静坐一隅不发一语,只是观察和聆听。在厚厚的蓝色羽绒服裹挟下,他的静默如磐石松柏,让人印象深刻。但是有人向他提到摄影收藏问题时,他即刻眼冒精光,以一种发自内心的热忱,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摄影收藏无疑成为他生命中大放异彩的重要部分。

1989年,这位有志青年去国离乡,负笈美利坚,他并没料到自己竟成为马里兰学院163年历史上第一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。在国内他有过多年摄影经历,做过报社摄影记者,好歹也算半桶水,但是在马里兰迎接他的依然是一场劈头盖脸的头脑风暴。这位只知“亚当斯”和“布列松”的中国文艺青年,发现自己首当其冲要做的是恶补西方摄影史。在补课的过程中,系主任收藏的大师原作让靳宏伟眼界大开,继而影响到他中年之后的人生选择。有意思的是,当时系主任展示的三张卡拉汉的作品让靳宏伟念念不忘。待到靳宏伟自己投身收藏以后,他一直寻觅这三张片子,最终将它们全部收入囊中。一桩夙愿得了,何等快意的收藏插曲!

2005年,在生意场上小有斩获的靳宏伟开始将余钱投向摄影收藏。从一开始他的脉络就很清晰,他将目光牢牢锁定自己熟悉的20世纪西方摄影史上的大师原作。曾有人问过他为什么不考虑19世纪的作品,他说:“两个原因,第一,十九世纪摄影家很少,知道的就那么几个;第二,我觉得十九世纪的摄影没有达到那个高度。收藏是有金矿、银矿和铜矿,我认为所有的金矿在二十世纪,所以我就做了这么一件事。”靳宏伟收藏原作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基本只收签名版,除非作品本人从没有签名的习惯。他的这些收藏习惯未必是金科玉律,但的确不失为稳妥之计,可供国内藏家借鉴。

不过收藏如战场,一向稳妥的靳宏伟,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。他曾与当今世上最贵的一张单幅照片失之交臂。当时网上竞拍沃霍尔的一张黑白自拍像,这张刚被发现的作品最终以2.5万美元成交,靳宏伟一时犹豫没有收。结果世事难料,在2012年伦敦苏富比春拍上,这幅作品以1740万美元成交。

这两年,靳宏伟也开始涉足中国当代摄影作品收藏。中国当代摄影虽然泥沙俱下,但是瑕不掩瑜,整体水平一直在向国际接轨,而且这些年也有不少精品沉淀下来。靳宏伟看好这块新兴的摄影收藏市场,关于国内部分的收藏他也有自己的脉络,下文自有提及,这里不再赘述。

天价照片不存在炒作成分

蜂鸟网:这些年西方摄影作品接连拍出天价,比如辛迪-舍曼的《无题》,古斯基的《莱茵河2》等,这有点超出国人对摄影作品的期待值,大家私下会琢磨,这里边是不是有人为炒作的成分?
靳宏伟:国际上的拍卖,我个人认为跟中国完全是两回事,不存在任何炒作行为,完全是金钱的行为,想要就要了。国外的博物馆每年都花大量的钱买照片。比如辛迪-舍曼的照片卖了389万美元,这张照片限量只有十张,另外九张没有人抛出来,这九张等于落在别人手里了,如果我是一个买家,我一定要这一张,那么就出高价拿,我认为跟炒作没有任何关系。

蜂鸟网:也就是跟作品的稀有性和作品的重要性有关?

靳宏伟:稀有性、重要性,还有他的确想要这张照片。

蜂鸟网:古斯基的作品从《99美分》到《莱茵河2》连接拍出天价,为什么市场如此看好他?
靳宏伟:这里边的因素非常复杂。举一个例子,今年亚特兰大美术馆有收藏,他周围有很大一批有钱人,有一个老板说今年他的税要交五千万,把这张照片拿下来可以抵掉四百万的税,等于是一种抵税的过程,这个钱是多少无所谓,于是直接影响到拍卖价格。

还有一个原因,古斯基的价格本来就很高,高的原因是他第一天定位就高,就决定了他不会低下来。上次我带国内的一个朋友在香港走了一下,我一进门,我和他讲,我说你看画廊很简单,他如果挂出来150万、200万美元的照片,那一定他有这样的客户群体,而且他们相信他,相信他有这个能力。如果一个普通的画廊只挂二、三千美元的照片,那它就不可能挂十万美元的照片。

我再举一个例子,理查德•普林斯的照片基本都是翻拍别人的,给任何人一部照相机去拍一个广告牌,谁都会拍吧,比那个还简单。所以关键是国外画廊定位在那个水平,只要进去一夜之间成名,就这么简单。

蜂鸟网:比如说一位摄影界新人,他的作品如果有一家权威画廊认可基本上就迈向成功了?
靳宏伟:辛迪•舍曼就是这样的。摄影史上很多名家都是犹太人,很多有名的画廊也都是犹太人开的。犹太人代理辛迪•舍曼的作品,他们有很大的一个体系。你做展览,一个人买你的照片你成不了名,如果今天有十个人买了,十个人扩大到一百个人,一百个扩大到一千个,大家都去买就可以说一夜成名。这里有个前提是画廊定位在那里。

《无题96号》1981(Untitled #96 ,1981)。该作品拍出389.05万美元。

再举一个例子,这次碰到鲁美的摄影系主任刘立宏,我看了一下他的照片,他也拍东北,有一些照片也是不错的。我就跟他开玩笑说,假如你的照片有一天跟海波(著名的观念摄影家)一样拿到佩斯(画廊)去,佩斯用了你而不是海波的片子,那么海波就不是海波,刘立宏就不是刘立宏了,道理就这么简单,没有你想象那么复杂。

蜂鸟网:国内常常有一种观点,认为评论界的声音会左右着摄影师作品价格的形成?

靳宏伟:通常是这个摄影师已经推出来以后会有一大批评论家在推波助澜。

蜂鸟网:也就是说在这个价格形成中,评论家并没有起到作用?

靳宏伟:没有任何作用,国际市场对价格的炒作完全是市场。

蜂鸟网:西方摄影收藏市场走过40年,比较成熟,有一个相对完整的价格体系建立在那儿。但是我们也会想到风险问题,比如遭遇经济危机,这个价格体系会受到冲击吗?
靳宏伟:是 这样的,有一些人没有经济危机也在跌,他放出来的东西多自己害了自己。比如尤斯曼,他自认为别人对他不公平,认为他的照片价位在这些人里比较低,还有一对兄弟,我不知道中国人熟不熟悉,斯塔尔孪生兄弟,他们两个在二十多年前刚到美国就出名了,他们的价格一直是往下走,跟经济危机没有关系。

当然如果经济危机来了,外国人期望值很低的,有一些人根本守不住,跳楼价他都卖,一个版权600欧元就卖了,中国人绝对不会。但是话说回来,中国人实在没钱的时候也会变现,他们会做得更绝一点。

涉足中国当代摄影作品收藏

蜂鸟网:在国际上,摄影收藏跟绘画、雕塑收藏基本处于同一个水平线。但是在中国,情况好像不是这样的,一场影像拍卖专场的总收入可能只相当于一张名家油画的拍卖所得,大多数摄影人都没法想象也不敢想象一张摄影作品能像油画、雕塑一样值钱。

靳宏伟:中国肯定不是这样的。目前中国还没到那个位子上。现在国际上顶尖艺术家人人玩摄影,当代艺术三个天王:杰夫•昆斯、理查德•普林斯、达明安•赫斯特,他们大多是从绘画或者是雕塑出名的,但是雕塑放到一边,他拍照片。杰夫•昆斯我第一次收藏他一张照片,限量40张,很大的尺寸,价格随便他说,你要就是要,不要就不要,他就放那么多,达明安•赫斯特也是这样的。而你看中国的大艺术家,张晓刚、岳敏君这批人,你看他们谁有照片在卖的?没有,这个现象就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在中国绘画跟照片不是等同的。在国际市场上,一些名家的限量照片比一张画贵多了,不是一般的多。

收藏是一种生活方式,更重要的也是一种不断学习的过程。举一个例子,亚当斯的新墨西哥州《月升》,这张照片我在不断地了解他哪一年放出来多少张,但是我一直没弄明白他第一次原作到底是几张,直到这次巴黎影展我才知道第一次1941年出来是3张,1978年放出来20张,最后一次是1975年,总数是950张。第一次那3张如果放出一张,你看多少钱,肯定几百万美元,这张照片的总数加起来肯定上亿美元,从照片本身来讲它的价值跟绘画是没有任何区别。

亚当斯名作:《月升》

蜂鸟网:您一直致力于收藏二十世纪西方摄影原作,有没有考虑收藏中国的当代摄影作品?

靳宏伟:这个问题问得好,我从今年开始已经买了,我买是两个极端,一个是重要的前沿,就是大腕人物我基本上都开始在收,比如王庆松、海波、张洹等人我已经收到,其他几位还没有。

蜂鸟网:您说的大腕基本上是已经进入国际价格体系,得到国际社会认可的中国摄影家?

靳宏伟:其实,国际社会认可也不是绝对的认可。举一个例子,亚特兰大有很多人收藏摄影作品,前些时候,一家画廊问我一位中国当代摄影师的作品要不要,是他早年的一套照片。我说这位摄影师我还没有考虑,你问问别人,他说他问了一圈都找不着人。

但如果不是这位摄影师,换作另外一位知名的大师,很容易就有人接纳,只要价格不是太离谱。这里就说明另外一个道理,有时候摄影师虽然被重要的画廊推了,但是作品要脱手并不容易,不是说什么人的作品都可以轻易脱手。

现在我的手机上,天天都有世界各地的画廊来找我卖照片。有一个英国人在北京买过国内几个重要人物的照片,我买了他一张。他说我现在生意不行了,你能不能把谁谁的买下来,我说这张照片多少钱?他把照片发给我看,标价六万美元,他说我一分钱都不赚卖给你,我说我不要。这就是说,有时候虽然有些摄影师已经起来了,但是市场对他并不确定。

蜂鸟网:刚才您提到的另一个极端是指的是?

靳宏伟:另外一个极端是刚刚起来的摄影家,作品价位相对便宜,比如黄晓亮(笑)。买他们的照片,我不是按一张买的,我就顺着墙上走,一张张点,多少张我自己也记不住,我就这样买,但是前提有一点,就是我看重这个人,我认为他是有潜力的,而且目前作品价格还不贵。这么多年了我眼力还是有的。

黄晓亮作品带有明显的个人风格烙印

再举一个直接的例子,百年印象老板代理了中央美院一个女孩子的照片,我认为很好,而且价位我认为是相当便宜,放在纽约那种展览上几乎不用考虑的,我随手一点,也记不住多少张,最后大概是花了2万多美元。但当时我前后花了4小时一共买了28万美元的照片,这个占1/10还不到,所以容易做选择。反而是大师们上万美元一张的作品,我都要知道它的来龙去脉,判断它值不值得。尤其是这一两年,我的收藏往深度走,而且只收大师的名作,不是名作我不碰,基本上是这个概念。

转载:蜂鸟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