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影展已到最后一张

重新浏览

查看其它影展
孔一&舒乐——《凡途》摄影展

秘鲁影像日记——山巅上的伍兹托克

直觉的瞬间——法国摄影大师马克.吕布跨世纪经典回顾展

骆丹作品《素歌》——映像东区画廊摄影展


      无声的语言,仿若面对人类的先辈一般,一股暖流回荡在读者的心田,产生出离世的错觉,并立即触摸到在遥远的空间和时间之外现存和逝去的事物。这出“历史的场景”,在现代时空条件下,不停地进行、发展着,而这一切现象都发生在古典摄影术这部时光机器中——湿版火棉胶摄影。在这些图像记忆里,仿佛时光驻步,又仿若时间被超越。他的时间是朝后的,通过技术穿越了时空,抵达了他们这个族群。此刻,“湿版的光线”正好与他们的日常生活及精神氛围高度的一致性,交织成一种远距离看世界的目光。
      面对世界,我们没有理由选择欢喜还是悲哀,我们需要一种敢于否定自己的勇气,一种探索的精神。生命之歌源于人性,一切人类的思想和行为的根本动力构成人性的脉络。情感与形式,历史与记忆,本体与永生,文化与信仰,时间与存在;经由光线和镜像,交织错列,汇聚成一本影像的诗集——《素歌》。图像深刻的吸引着我们,因为它使我们直接和过去对话,它跨越了地域和物质世界的范畴,直达我们心灵中的那片净地。他完成了桑塔格所说的,摄影的观看必需不断地由新的震撼力来更新。
      通过“镜“与“灯”的互喻:镜头—照相机—影像,终至反转为一面镜子,有观照,自省之意,“灯”代表了光线,光明及信仰。肯定了一种生存方式,一种文明、文化的存在意义,反射了蕴藏在图像深层里对现代文明的某种反思。因为,正如,也就是说,通过曲折的镜像方式,凸显了我们自己的生活与价值形态与他们却是非常的不一样。图像不仅仅以复杂的湿版技法给我们呈现了,对于居住在云南怒江边傈僳族生活的认知。如果说图像的意义或作用表达了技术的复活,族群的常景;那么作为摄影的《素歌》决不止于此处,而是以符号化叙事的策略,借由湿版“记忆轨迹”(湿版的特性)之路,透过幽幽的光线,隐隐地表现了对现代社会的置疑,对人类生活的思考及诘问。在如歌的行板中,玻璃镜面上,不断变化的药液,流淌的黑与白的世界:提出了人类是物质化生存,还是以精神与信仰为伴的潜命题。而这才是摄影应当去触及的本质,并显示出摄影的力量。这才是摄影在当代社会的使命和崇高价值。
      无论是作为图像的摄影,还是作为摄影的艺术,其摄影行为本身必然体现出工具性的特征(如湿版技法,大、中画幅摄影等)。这是摄影与绘画最大的区别之一。《素歌》以艺术传达中换喻的修辞手段,巧妙地缝合了历史性和共时性的差别,让我们在惊鸿一瞥的瞬间,回眸了曾经简朴的生活,以视觉经验唤醒人性的记忆,感受到灵魂的颤动,又一次在追问历史,时间,空间,当下;在对照中,确认自身的命运,也包含人类的命运。
      照片是光与时间的化石(森山大道语)。照相机就是我的工具,通过它,我给予周遭以一切理由。《素歌》拍摄于现在,传递的是历史的记忆和想象,并联接着将来。